山岳

石梯嶺步道|陽明山東縱走 享受陽光與陰影共存的時刻

在陽光普照中許光漢的說著:「這個世界上最公平的是太陽,二十四小時從不間斷,明亮溫暖。」有時候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我們都選擇性忽視不說話。

但心裡說不出口的話語像毛線般在身體裡綣曲成一團亂糟糟的毛球,堵在心頭上,最後會透過些什麼抒發,這天我們來到電影場景中的陽明山東縱走,試圖找到柯淑勤和陳以文在最後一幕的場景。

從擎天岡開始沿著緩坡一路向頂山石梯嶺前行至風櫃嘴,當天下了點雨,原本乾淨清楚的視野,一瞬間迷霧籠罩整片大草原,分不清四周方向,東北季風帶來豐沛的水量,午後的陽明山比較容易起霧。

擎天崗-頂山石梯嶺-風櫃嘴

我喜歡一直走,一直走,有時候一回頭才發現自己走了一座山頭。再遠的路程好像突然變得微不足道,只是GPS上的一條曲線。

「馬拉松比的不是速度,而是比心裡放的東西。」-《強風吹拂》,對我而言,馬拉松、運動、登山都是同件事情,我們真切的活在這段時間下,走的距離遠近都是同個時空。

擎天崗至風櫃嘴的路程,從低海拔到高海拔,擁有亞熱帶到溫帶的植被,草地和森林,景色多變,時間約3個小時。

自從先前有餓肚子爬山的經驗後,我都會在開始前先來一趟美食的洗禮,在寒冷的冬天裡麻油雞再尋常不過,但在山上吃麻油雞倒是第一次,從呱吉的美食廢人看到騎單車上山只為了吃這一碗麻油雞的浪漫深深影響我,如果想要品嚐這樣的美味,請在google map上搜尋「菁山里農夫市集」,美味限定早上九點至下午四點。

地圖請點https://goo.gl/maps/Abnr1p1zN3oNdqDR7

這樣的只進不出設計是為了水牛,避免人和牛的接觸範圍重疊,在人和水牛爭搶生存場域裡,還給他們一個不受干擾的空間。

像這樣樹枝蔓生的情況隨處可見,一不注意小心被過度生長的植物輕敲腦袋,那幾天下了幾場雨,路面泥濘溼滑,主幹道旁是被水牛翻攪過的土攘,如此靠近野生水牛的足跡很是興奮。

如果天氣晴朗無雲,在頂山其實可以看見101大樓,

進入石梯嶺草原,水牛家族愜意地嚼食著嫩草,最大隻的母牛身上還冒著陣陣熱氣,想必方才享受過溫泉,

雖然只是草原,但坡度極大,

或跑或走著,這裏空曠到失去了方向。

這段有別於其他段低矮的植被,高大的柳杉林群立在此,其實是日治時期大屯山造林運動時種植的。

陽光照進密密麻麻的深林中,光線顯得難能可貴。

我一直猜測陽光普照中柯淑勤和陳以文路過眾多人群時是不是在這段拍攝,鏡頭直直拍著這對夫妻相互扶持著,今天的霧遮蓋住遠望連綿山峰的視線,望不穿終點。

永不回頭的背影

從這裡一路向下走到風櫃嘴便完成陽明山縱走東段前半了,抵達後我們在附近找不到半台公車可以下山,詢問一旁的單車大哥後發現這個時間並沒有公車可以下山,晴天霹靂下我們聽從大哥的話,走到聖人瀑布後再搭公車到士林站。

在途中遇到一位跟我們一樣同遭遇的大學生小弟,在路途中被惡狠狠的吠叫,眼看進退不得,大學生弟弟就在此起彼落的狗叫聲裡光榮前進,我回頭看著這三隻狗霸王,心裡想著下次再也不要遇見你們。

回到士林捷運站搭小19直上擎天崗,一樣這是第一次這麼晚搭往陽明山的公車,黑色剪影像幻燈不斷變換,直到上了擎天崗後豁然開朗。

遠望藍寶石色澤的天空映照在停車場,我眨了眨眼睛,縱身走入深藍色的夢裡,再也走不出迷幻的結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